美团反击支付宝,胜算几何?
2020-03-15 20:14:57
  • 0
  • 0
  • 0
  • 0

文/王飞

在之前文章《支付宝全新改版,数字化生活服务新战略剑指美团》里,我预测了支付宝此次大动作背后的真实意图——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再战美团。

事实也印证了我的判断。在支付宝宣布改版、推出新战略不到24小时,美团选择了快速反击。 

战将重回外卖一线

据微信公号“晚点LatePost”3月11日报道,美团到家事业群进行了新一轮组织调整,美团原外卖事业部总经理韩建被调任到家事业群研发负责人,而外卖业务将由美团高级副总裁兼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亲自统领。

王莆中是谁?公开资料显示,王莆中曾是百度外卖的1号员工,2015年4月被美团合伙人王慧文挖到美团,历任外卖配送高级产品总监、外卖事业部兼配送事业部负责人、集团副总裁等。由于在与饿了么对战中表现出色,2018年1月11日 ,80后王莆中晋升为美团最年轻的集团高级副总裁。同年10月,美团宣布组织架构调整,成立到家事业群,由王莆中任美团到家事业群总裁,韩建为外卖总经理,向王莆中汇报。

80后王莆中战绩出色深得王兴和王慧文信任

由此可见,王莆中是王慧文带领的美团外卖团队的核心成员之一。按照美团此前的组织架构,美团外卖隶属于到家事业群,所以韩建向王莆中汇报。新一轮组织调整后,担任到家事业群总裁的王莆中再度统领外卖事业部,王兴的目标很明确:面对支付宝和阿里新一轮的挑战,让王莆中这位善于打仗的干将重回外卖一线。经验丰富、战绩出色的王莆中深得王兴和王慧文信任,他无疑是美团方面最合适的应战人选。

尽管美团回应这次组织调整称“系常规组织调整升级”,但明眼人都知道,早不调整晚不调整,偏偏在支付宝发布新战略之后进行调整,这是惯用的外交辞令,交战双方的火药味已经呼之欲出。

这次美团和支付宝磨刀霍霍,也引出了一个悬念:美团外卖的核心人物,已经在今年1月20日宣布退休的王慧文是否计划有变?目前看来,王莆中回归战斗一线,王慧文的退休计划大概率不会有变,但也不排除一旦情况有变,王慧文或许会延迟自己的退休时间。

支付宝来势汹汹

在本地生活领域,阿里和美团缠斗已久。内部重启口碑、外部收购饿了么,一直以来,阿里都是正面迎战美团,无奈是市场份额还是用户活跃数,美团都领先于饿了么和口碑,再加上王兴时不时出来怼下马云,坐拥流量、资金、平台的阿里岂能咽下这口气?

今年1月初蚂蚁金服CEO胡晓明(花名:孙权)分管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后,情况发生了变化。在胡晓明分管本地生活两个多月后,支付宝就开启了数字生活平台转型,聚合饿了么、口碑、淘票票、飞猪等平台,新增外卖、酒店、旅游、文娱、生鲜及配送等板块,招招都是剑指美团。

而且不同于以往的打法,这次胡晓明是调动了阿里系的全部资源来打造本地生活服务,可谓来势汹汹。

以往,饿了么与美团打仗时,阿里平台给予的支持比较简单粗暴。比如,淘宝只是简单地给饿了么开放了入口,双方仍旧是独立体系。而这次在胡晓明的资源调动下,饿了么这次进去淘宝平台获得了更大的支持。据参与内测的商家透露,未来当用户在淘宝搜索商品,如果饿了么的商户有这款商品,用户下单之后,将走饿了么的体系完成订单,“这将大大提升用户体验和配送时效”,这也给饿了么在和美团的竞争中增加了更大的砝码。

饿了么背靠阿里与美团外卖激烈厮杀

可以说,在胡晓明的调度之下,阿里的本地生活开始背靠支付宝和淘宝两大阿里超级流量入口,并且彼此的打通不再只是流量上的生硬导入,而是资源的打通、核心团队的更迭、组织的升级。这样的打法,美团不可能不重视。对手来者不善,所以美团快速调兵遣将做好迎战准备。

美团胜算几何?

面对支付宝这次组织的集团军进攻态势,美团胜算几何?

其实,王兴和美团对于这样的局面一点都不陌生。从早年团购网站的“百团大战”,到和阿里彻底决裂之后面临的打压,再到和饿了么的激战,王兴和美团可谓身经百战,一步步“从死人堆中爬出来”,而且愈战愈勇,市场份额越来稳,还成功上市,一度成为阿里和腾讯之后市值第三的互联网企业。

所以,面对此次支付宝的攻势,美团做出快速的组织架构调整,还是反映了美团这么多年一路打仗下来积累的快速反应以及相应的人才储备。应该说,美团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确切地说是在外卖领域还是有着短时间内难以撼动的市场优势。

数据会说话。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美团日活用户数已达到6985.86万,在生活服务类App中处于首位,饿了么同期日活用户数仅为1097.03万。一份Trustdata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中国外卖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截止2019年6月,美团外卖商家的用户粘性为66.3%,而饿了么则为57.1%。

而在用户最为看重的配送速度上,美团外卖通过“超脑”即时配送系统,可以在高峰期为60多万外卖小哥每小时进行高达29亿次的路径规划,平均0.55毫秒为骑手规划1次路线,平均配送时长目前已经缩短至30分钟。

美团智能调度系统可以做到0.55毫秒内为骑手分配最优路线

在配送服务之外,商家的精细化运营也很重要。Trustdata在《2019年Q1移动互联网行业分析报告》中指出,美团外卖商家版APP平均每个商家的日均启动次数达到8.9次,表明商家已对美团形成较强信任和深度合作。

以上这些数据表明,无论用户数量、活跃度,还是用户体验和商家运营能力,美团在外卖市场“护城河”还是很深。支付宝想要赶超美团,必须要提升这个几个核心指标。

尽管挑战难度大,但支付宝这次有备而来,调动阿里各方资源并且准备了充足的弹药,铁了心要和美团决一雌雄,美团和王兴肯定不会掉以轻心,2020应该是双方在外卖市场一较高下的关键年份。

究竟鹿死谁手,吃瓜群众并不关心。而作为普通消费,外卖还是要吃的,双方真正打起来,咱们还是乐见其成的,毕竟还能得到红包啊补贴之类的实惠啥的,你们说是不?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